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溪一中79届同学博客

难忘的情怀,永远的召唤......

 
 
 

日志

 
 
关于我

青山绿水育忠诚 艳阳明月照肝胆

网易考拉推荐

万水千山总是情(沉思罗汉)  

2011-07-05 00:2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言两语(ZFM) - 明溪一中79届 - 明溪一中79届同学博客 前两天,偶然在同学博客里发现失去联系多年现旅居美国的陈坚同学踪迹,真是意外的惊喜!陈坚同学浏览了我的诗歌《如歌的岁月 似水的年华》,看到那组中学同学的老照片,触景生情,感慨万千,信手引用了宋代大诗人蒋捷(竹山)的著名词作《虞美人-听雨》的名句“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以此表达看到自己和老同学们青春岁月所留下的珍贵照片时的那种百感交集的复杂心绪,流露出对故乡亲朋好友无比思念和牵挂的一片深情,令人十分感动!

   陈坚同学是我中学时的伙伴,聪慧机灵,能言善辩,绝顶的聪明脑瓜,十足的学习尖子。我们同住西门街,他住街头,我居街里,相距不过几百米的距离,平日彼此来往甚密,交换阅读书籍,切磋课程难题。中学毕业后,各自考上大学,踌躇满志,轻装上阵,背井离乡,求学异地,保持稀疏的书信往来。难得寒暑假偶尔一见,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听听邓丽君等港台歌星的“靡靡之音”,哼哼《何日君再来》的小曲,唱唱《路边的野花不要采》的小歌,说说中学时彼此心仪的“同桌的你”,聊聊大城市和学校里的所见所闻,虽然没有美酒咖啡香茗玉液,倒也舒心快活,其乐融融。大学毕业后,各奔东西,忙于事业,疏于联系。依稀记得他获得留学签证去美国之前,给我打过一通电话,说声拜拜,欢迎到美国。从此大雁西飞,音讯全无。这一别,东西半球,远隔重洋,万水千山,一转眼,居然二十几年不曾相见。这真是,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几多思绪,此情可待成追忆。尽管如此,心中总是难忘当年在雪峰山下西门街头结下的那段真挚友情。这次在同学博客里看到陈坚的留言,大有“踏破铁鞋无觅处,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激动。于是,我随手给陈坚同学写了一段感言:

    “陈坚(JC)兄弟: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久别多年,杳无音讯,非常高兴终于在同学博客上得到你的消息!虽然你的英文名字变成JC(坚陈),这只不过是为入乡随俗把中文姓名颠倒了一下而已,虽然你现在可能是满口洋文全身洋装,虽然你现在可能每天住洋房喝洋酒吃洋餐,但是你依然是曾经说过明溪方言,曾经穿过的确凉白衬衣,曾经吃过“客秋包”和地瓜稀饭,曾经喝过糯米酒,曾经在滴水岩农场种过地,曾经家住雪峰西门街的胸怀一颗火热中国心的陈坚!看到你在《如歌的岁月 似水的年华》评论栏上所引述的宋代诗人蒋竹山的词句“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感慨万千!身在异乡为异客,何人不起故园情?你虽远在异国他乡,“壮年听雨客舟中”,但是绝非是“断雁叫西风”。你并不孤单,同学们一直十分想念你。虽然远隔千山万水,宝贵的同学友谊是连接我们心灵的坚固纽带。时空无尽,你我用心架起桥梁;真情无限,彼此友谊地久天长。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同学们期待着早日在故乡的雪峰山下与你这个海外游子“一壶浊酒喜相逢”!”

    万水千山总是情,亲朋好友长相依。“壮年听雨客舟中”的陈坚同学使我想起几年前在国外出差时即兴草作的一首小诗:

   “记得你我那年分手的时候,你说过一定回来看我。蓦然回首,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我依然在此苦苦等候。蓦然回首,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你是否信守这个承诺?也许你还在浪迹天涯,一无所有,也许你还在漂泊四海,两手空空。是否你也能想起我偶尔在梦中?是否你也会牵挂我时常在心头?年复一年,你是否记得久别的同窗?日复一日,你是否难忘心中的怀想?如今沧海桑田,时过境迁,我依然心怀你的诺言在此等候,哪怕一生等候直到生命的尽头。”

    这首小诗是我用心写给亲爱的同学们的,特别是那些与我们阔别经年至今依然客居异国他乡的同学们。巍巍雪峰山,青山常绿;清清沙溪河,碧水长流。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独在登高处,举头遥相望,群雁阵飞掠过云空,雁叫声声回荡苍穹,寻寻觅觅,不知谁是旧时相识?我们期盼着陈坚这只雪峰大雁早日展翅飞翔,不远万里顺风东归故乡的蓝天白云之中!

    有一种感情叫友谊,有一种心情叫思念,有一种思绪叫期盼,有一种心境叫等待。“一叶扁舟摇山水,牧笛清脆等你归”——这是故乡的雪峰山沙溪河对七九届所有海外游子发出的深情召唤!--沉思罗汉

 

 附录:

    为使同学们深刻全面地理解陈坚同学引用蒋捷词句的真情实感,现将《虞美人-听雨》全词转录如下,随附有关词文赏析文章一篇,仅供同学们欣赏。我想,同学们在诵读这首千古名词时,心中一定会默默地真诚祝福远在大洋彼岸的我们优秀的中学同学--陈坚兄弟。

        蒋捷《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注释:
  ①虞美人:词牌名。
  ②断雁:失群孤雁。
  ③星星:白发点点如星,形容白发很多。

       词文赏析

       蒋捷,字胜欲,号竹山,阳羡(今江苏宜兴)人。生当宋、元易代之际,约为宋度宗咸淳十年(1274)进士。蒋捷年青时曾贵为一介公子,宋亡后保持气节,隐居竹山不仕,人称“竹山先生”。其一生饱经战乱流离之苦,颇富忧患意识。现存九十余首词,多体现人生遭际、表达故国之思,《虞美人;听雨》即为词人深谙人生况味的艺术结晶。 
  在这首词中,蒋捷以五十六字的概括之笔极写自我人生历程和生命体验。其构思之巧妙、手法之独特、含蕴之深刻足令后人津津乐道,实为《竹山词》中代表篇目。“悲欢离合总无情”,经历世事纷纭的词人回味一生,感慨万端。他已没有晏欧们的潇洒闲适,没有秦柳们的优游快意,没有东坡们的豪迈旷达。时光飞逝,他曾道“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一翦梅;舟过吴江》);忧离伤乱,他曾道“此际愁更别。雁落影,西窗愁月”(《秋夜雨;秋夜》);经历风雨飘摇,意蕴层层沉积,终在暮年“凄凉一片秋声”(《声声慢;秋声》)的心境中凝结为小令词:《虞美人;听雨》。这首词言简意深,不仅以其贮存的丰厚的人生意蕴即唐宋词“第一生命力”  而耐人咀嚼,更因其独到高妙的艺术表现而卓立词坛。 
  三部曲式的线性历时结构 
  词人对自己的一生际遇回忆体味,撷取少年、壮年、暮年三个代表性时段,选择歌楼、客舟、僧庐三个典型地点,以“听雨”这样常见而又贴切的背景情节为贯穿始终的纽带,珠珠相串,井然有序,连缀“上”、“中”、“下”成为一个浑然有机的整体。“词之难于令曲,如诗之难于绝句。。”(《白香词谱笺》p8)这首词即画面简洁,颇富概括性,无一处闲笔:第一幅画面,少年时代,闲适浪漫不更世事,色调轻艳迷离。第二幅画面,中年乃多事之秋,人在漂泊流转中,色调慷慨苍凉。。第三幅画面,而今正值暮年,词人由跋涉而停顿僧庐。阅尽世间沧桑,深味悲欢离合,参悟之下心境并未静如止水,尚有无奈痛苦之潜流,色调黯然低沉。 
  蒙太奇手法的借用 
  蒙太奇是法文“montage”的音译,原为建筑学用语,意为装配、构成、组合。在影视艺术中,这一术语指画面、镜头和声音的组织结构方式。这首词恰以淅沥不断的雨声为画外音,在同样的“听雨”背景中,表现出不同时段人生剧目的镜头切换和叠加。词人如一高明导演,借用蒙太奇手法,创造出这一词篇时空的统一性、连续性,完成对生存环境及典型事件的描述,表达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思想和情感,创造出这一词篇时空的统一性和连续性。这一手法不仅使虚构的时空具有了一定意义的逼真性,由此还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影视效果,引人无限遐想和回味。 
  意象化词语及象征手法的使用 
  诗词尤重意象,意象是构成诗词意蕴的基本单位。这首词没有用抽象的叙述来加以概括,三幅画面均以意象化词语连缀而成,含蕴深厚。“诗的价值并不存在于表现抽象概念的诗行或散文诗中,而在于通过意象的美妙编织,能唤起情绪和沉思。然而观念在这里是作为一种组织原则在发生作用的,他帮助我们在一种既是理性的,又是情感的方式中去把握整个的意义。” 
  诸如:“歌楼”、“客舟”、“僧庐”,暗寓人生主要行迹,蕴涵着不同情绪。由“上”至“中”而“下”,色调也随之发生相应的变迁。而在每一场景中,所用词语大都含寄托,富象征,具有符号性。如:“红烛”、“罗帐”描绘“少年不识愁滋味”的适意快活;“断雁”(即孤雁)、“西风”渲染了词人的漂泊身世与孤寂心境,有游子怀乡之情愫。“僧庐”则点明词人遍尝悲欢离合,晚年引身而退,看似无情实则痛楚无限。 
  言近旨远,寄慨遥深 
  词人匠心独运,以“听雨”为线索,并构成整个画面的背景。下雨本自然现象,人力难违。词人借“听雨”寄寓人生历程多风雨之意,实迁想妙得。岁月匆匆,转眼已是人生暮年。人到老年尤爱回忆往事,此时深沉的情感乃其一生的积淀。于是,淅沥不断的雨声点点滴滴敲打着词人的心扉,他最终在隐退生活中发出了看似通达实则痛苦的慨叹:“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既对一生情感、生活进行了总括,也包含着历尽波折起落而对生命的执著。“一任”,用语恰当,虚字传神,暗点词人斯时心境:人生如梦,往事如烟,风雨之中细追寻。随着词人的渐悟,这首词也从感性渐至理性,并因其普遍性的意义终致耐人寻味之妙。 
  《虞美人;听雨》充分体现了古典诗词兴发感动的审美特质。其传神的形象性、鲜明的画面感、含蕴的深厚性,皆令全词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这首词虽为小令简笔,看似“语语纤巧”、“字字妍倩”(毛晋《汲古阁词跋》),但深衷浅貌,绝非用力雕琢者所能为,这些都使它得以久擅词场而不衰。元末之际纷纭的社会环境给善感的文人提供了忧患的舞台,同样经历末世情境的蒋捷成为他们留连的对象,这首寄寓一生遭际的词篇自然跃入眼帘。文人韩奕偶然得观蒋捷词《虞美人;听雨》,深有感慨:“夫听雨,一也。而词中所云不同如此,盖同者,耳也;不同者,心也。心之所发,情也。情之遇于景,接于物,其感有不同耳。” 
  蒋捷听雨词的传播尤为深远。这首词深衷浅貌,绝非用力雕琢者所能为,这些都使它得以久擅词场、吟咏不衰。(资料转载)

悲欢离合总无情——蒋捷《虞美人·听雨》赏析 - 明溪一中79届 - 明溪一中79届同学博客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评论这张
 
阅读(987)|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