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溪一中79届同学博客

难忘的情怀,永远的召唤......

 
 
 

日志

 
 
关于我

青山绿水育忠诚 艳阳明月照肝胆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与碗胡(黄明生)  

2012-04-30 22:06: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开首语:20124261530分,我亲爱的父亲在家中安详地离开了人世,那把伴随父亲半个多世纪的雕刻着古色古香的仙鹤图案的碗胡已永远地不再作响。在这悲痛的日子里,家父拉唱碗胡时的音容笑依然貌栩栩如生地浮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无法抑制地泪流满面。为了表达对我父亲的深切怀念之情,特将往日所作《父亲与碗胡》一文在同学博客上转载(此前已在《三明日报》和《福建税务》刊登),谨此纪念。

治丧期间,余华和琼霞同学代表七九届同学会专程来到我家表示慰问,让我们一家人感到由衷的欣慰;特别是当我接到凤鸣、连荣等同学的诚挚问候时,那颗悲恸的心被深深地感动了!我情不自禁地在心里呐喊道:谢谢了,我的好同学!——明生顿首 2012年4月30日

父亲与碗胡(黄明生) - 明溪一中79届 - 明溪一中79届同学博客

 ∽∞∽∽∞∽∽∞∽∽∞★∽∞∽∽∞∽∽∞∽∽∞∽∽★

  我还小的时候只知晓父亲是个喜欢唱歌的人,念初中了才知道父亲原来还对乐器感兴趣,而且简直称得上着迷的程度。再后来才知道父亲拉唱碗胡的理由,是以此来调节和释放劳作给身心带来疲惫的同时享受音乐带来的快乐。

  然而,我们家有好几种乐器,可父亲最喜欢的还是那把碗胡。每当他拉起这把碗胡时,脸上的表情与手中的碗胡很快就会形成一种十分和谐的画面,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生在仙游榜头坝下的他,从小受到莆仙戏曲(福建八大剧之一)的熏陶,耳濡目染之间自然对当地戏台和曲目有一种特别的喜爱,同时成了他一生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印象中,父亲最拿手的当属唱拉莆仙戏(兴化戏)了,有趣的是,每次正式唱拉之前,他总是要“鸡鸡鸭鸭”地调试几下,邻人都笑话说“怪不得你家从来都不缺吃的。”平时听到他或拉唱或弹唱的戏曲有 《仙姑探病》、《驻云飞》、《望故乡》、《百花亭》、《春草闯堂》、《孟丽君》、《琵琶行》等。可用普通话来唱的歌,记忆中好像只听过三首(戏称三部曲),一首是《东方红》、另一首是《大海航行靠舵手》,再一首是《万恶的旧社会》。

  听老妈说,父亲年轻时因为能说会唱,经常被喜欢热闹的乡亲请去当迎亲吹鼓手(唢呐)或当婚礼主持人。伴随着父亲趣味十足的唱腔和诙谐幽默的说笑,不仅表现了自己的能耐,同时也给乡亲们带来了许多欢乐,所以好些时候好些地方都留下了父亲的身影。读初二时听母亲讲述了一个让我终身不忘的故事。1973年春,县里抽调全县各公社社员、民兵、机关干部和一些知青等千余人组成的建设大军,集结在位于明溪八景之一的“雪峰营垒”北麓的夹龙溪上游,为修建一个解决城区居民日常饮用水的水库 (日月溪水库)而奋战着。可是,为争挖土方,血气方刚的堂哥与几个盛气凌人的知青对打了起来,结果年轻的堂哥不仅被人多势众的知青打伤了,作为生产队长的父亲也受到牵连。县水库劳动指挥部要求父亲带着受伤的堂哥公开向那些知青赔礼道歉,并作出扣发三天工分的决定。这一决定,让一向教我们要做好人不做坏人的父亲委屈极了,当晚伴随他的只是一碗稀饭汤还有平时他最爱的碗胡,而拉起的却是我们第一次听到的那首无比哀怨的《万恶的旧社会》!

  有人说,能说会道又能拉能唱的父亲,除了自娱自乐外,还会趁着学校放假,鼓动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来家里接受他的“熏陶”。后来,他还真的以自己那既朴实又简约的教法,帮助几个对乐器感兴趣的小伙子学习吹唢呐、拉碗胡呢。那时,父亲白天要出工干农活或抽空给人家做泥水工,劳动的强度是可想而知的。尽管如此的劳累,家里头很少没有“鸡鸭”的声音。父亲教“徒弟”时选择大厅,自娱自乐时则在自己的卧室里。别看他是个种田老把式兼泥水匠 (我祖父是个地道的泥水匠),却天生具有一副好嗓子,当他拉着心爱的碗胡唱起熟悉的曲子时,可以说得上深情款款,常常吸引着那些喜欢音乐的过路人在我家门前的路中伫足凝神。

  为了使学徒弟子能加深学习的记忆,他和小伙子们把每天唱过的曲子用铅笔写在牛皮纸上,描上节拍符号,钉挂在墙壁上。假期里,我也加入这支学唱队伍,这时候感觉家里就像办喜事似的热闹。由于我从小受到的熏陶比较多,对音乐有种天然的爱好和兴趣,于是在把握节奏上似乎比其他孩子更快更好些,因此多次得到父亲的夸奖。我觉得最有趣的是开头学基本功时那咿咿呀呀的声音,还有伴随着那小伙伴们乐不可支的笑声。由于大家在学校里都唱过《东方红》,多少懂得她的音律,父亲说,就从学《东方红》开始,这样更有感觉,于是《东方红》便成了徒弟子们第一首充满颂歌情怀的歌曲。在父亲耐心地调教下,我们几个伙子不仅陆续学会了一些名曲 《一江春水》《江头金桂》《孟丽君》《春草闯堂》等,还知晓了里面咏唱的内容大多是古代流传下来的美丽故事,有梁山伯与祝英台,陈世美与秦香莲,陈三与五娘仔,反正都是戏曲里唱的才子佳人,状元公主什么的内容。这些故事使我们长大后逐渐认识到了其中的生命与生活的实质意义,明白了古时候洋溢着明朗的爱恨情仇所体现的不同评判标准。每当在演奏这些乐曲的时候,心中会不断涌动着一股暖暖的激情和淡淡的忧伤。

  那时父亲是生产队长,不仅田间地头的事要以身作则,每天还必须组织和带领着队员完成当天的活儿。有一次,我偶然间听到父亲在自言自语道:达埔人(男人家)牵赶着水牛扶着犁耙,妇女们跟着用锄头耙田捣土,一吆喝、一举手之间构成了一曲迷人的“耕耘之乐”了。是呀,日常的劳动生活若与音乐的情趣相连在一起,一个人仿佛会变得更加轻松起来。虽然时间过去三十多年,这美妙的画外音却依旧镌刻在我的心灵深处。

  每当面对学得津津有味的孩子们,妈妈会像个忠实的听众一样,一边做着手中活,一边听着他们参差不齐的拉唱声。而只上了扫盲班几天的母亲,可能也是受到父亲的影响,居然会在孩子入睡的时候哼唱几下恐怕只有她自己才领悟得了的“儿歌”。其实母亲的歌声会托着自己孩儿梦中飞驰,到达一般人所无法想象的高度。当年父亲的拉唱,妈妈的“儿歌”,都成了一家人一直的自豪和感动心灵的事情。要知道,在那缺衣少食的岁月里,父母亲总是将那些贫穷的忧伤和外界的压力深深地藏匿在自己的心里,却将少有的精神快乐和需要弥补的梦想,教会了我们如何学会宽容,怎样在爱心中成长,如何对待饥饿,怎样战胜困难。

  前些年村里自筹建起了一个可供大家活动娱乐的“玉兴书院”,每年的中秋时节,仙游一些剧团将被邀前来演出,十里八乡的人们会不约而同地赶来观看。平日里你常常可以听到那些具有地方特色的和谐的莆仙戏弹拉和唱声从那里传出,其中一位拉着碗胡面带微笑的老人就是我父亲。听着让人伫足,让人心醉的乐曲,就会让人不知不觉地想起过去那些不平凡的日子。

 

父亲与碗胡(黄明生) - 明溪一中79届 - 明溪一中79届同学博客 

父亲与碗胡(黄明生) - 明溪一中79届 - 明溪一中79届同学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